淅川县香花镇
把良心捧在手中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1-07 16:03:52   来源:

    丹江口水库,镶嵌在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的群山怀抱中,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起点。这里正发生着许多感人肺腑的故事。

  为保证从南至北的水流通畅,丹江口水库大坝由162米加高到了176.6米,正常蓄水位由157米抬高至170米,水域面积扩至1050平方公里。为保大局,大量的农田、房屋被淹没,34.5万人必须告别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

  移民工作被公认为“世界难题”。要在两三年内完成超过30多万的移民搬迁安置,挑战之大世所罕见。中国再次创造了奇迹——今年,丹江口库区的移民搬迁工作将画上圆满句号。奇迹的创造离不开公平、合理、透明的国家政策,离不开34.5万移民的理解与配合,更离不开无数移民工作干部细心、耐心的劝导与服务。

  我们记录的正是这一群活跃在移民工作第一线的普通干部。

  “你要问我移民工作难不难,真难!你要问我为什么能坚持,因为我被移民地区的群众感动了,我把他们当亲人!”冀建成,2007年走上河南省淅川县移民局局长的岗位。他记不清见证过多少个家庭和故土离别的时刻,“淹没的不只是老房子,更是心灵的归宿。没人真愿意走,但是为了南水北调工程顺利进行,他们还是毅然选择离开。”车队开动的瞬间,车上车下的泪交织在一起,“移民们太不容易,我们移民干部真得把良心捧在手中。”

  淅川县是河南惟一的移民迁出县,超过16万移民涉及11个乡镇168个村,要分别与6个地市25个县(市、区)对接,工作量之大、困难之多可以想见。“每个人在南水北调这场‘大戏’中演好自己的角色,我扮演的是生产队长,要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还要向下派工、监工、验工。”从认定移民人口到最后的搬迁,大大小小200多个环节,要操心的地方太多。冀建成最忙的时候,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6个小时。几年下来,移民局里涉及移民工作的文件、调研报告摞起来有3层楼高。

  紧邻丹江的香花镇,号称淅川县的“华尔街”,是移民区里最富裕的地方,要把这里的人迁出去可谓难上加难。徐虎,时任香花镇党委书记,他在刘楼村找了间废弃的民房住下,“解决不了问题我绝不回镇里!”

  做移民工作需要韧劲,更需要“巧劲”。面对村民们的不理解,徐虎提出“分步工作法”,像剥洋葱一样解决问题:第一步,先做村干部的思想工作;第二步,做村干部亲属及朋友的思想工作;第三步,对曾担任过村干部的家庭做工作;第四步,找村里有威望的老人。

  3个多月的时间,徐虎徒步走了2000多公里,用双脚丈量了香花镇23个移民村的每一个角落。最累的时候,他和镇长的嗓子都失了音,面对面站着干瞪眼说不出话,只能用短信交流。“我们一年只有两个假期,春节从除夕放到农历正月初五,清明放假一天。”徐虎和他的同事,用坚持和敬业啃下了香花镇这块“硬骨头”。

  做移民工作没有奉献精神是干不下来的。所有移民干部都牺牲过侍奉父母、陪伴妻儿的时间,而王玉敏奉献的是自己的生命。

  2005年,移民的前期工作开始,当时在淅川县司法局上集司法所工作的王玉敏是有名的“和事佬”,懂法律,讲道理和风细雨,做移民工作再合适不过。2008年,王玉敏查出肺心病,医生嘱咐“不能干重活”,他有足够的理由休息。然而,王玉敏对工作的投入丝毫不减。

  上集司法所所长王智红和王玉敏并肩工作多年,她为我们讲述了王玉敏生命的最后时光。2011年6月16日,当时气温接近40摄氏度,上集镇白石崖村移民点正在装车准备搬迁,身上已经略微浮肿的王玉敏不顾同事的劝阻赶到现场,帮着村民把粮食、摩托车、家具一一抬上车。“有一位妇女闹情绪不愿意搬,玉敏累得靠着树根给她做工作,终于让车队准时发了车。下午两点多,玉敏才吃上午饭,手抖得夹不住菜。”17日清晨5点,王玉敏吃力地蹬着自行车赶到白石崖村送移民,王智红劝他回家休息,王玉敏说,“等移民搬完了,我再歇。”谁能想到,20日,王玉敏没有等到移民工作结束,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回忆起曾经的一幕幕,王智红哽咽着不忍再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香花镇概况
下一篇:最后一页

淅川县香花镇
版权所有:淅川县香花镇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