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香花镇
舍小家 顾大家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1-07 16:22:41   来源:

   淅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从去年开始,全县16.2万移民将要在两年内迁出。搬迁安置的力度、规模和强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水利移民史上少见的。

  2011年5月,淅川第二批移民又将远离家园。为了一江清水送京津,库区儿女舍小家顾大家,他们挥泪拆家园,弃产业,舍父母,别亲友,带着无尽的乡愁离别故土建新家。淅川移民,记录了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这里有悲伤和泪水,但闪耀着更多的是无私奉献、顾全大局的精神。

  渔业老板舍家园

  2011年“五一”假期,淅川香花镇宋岗码头,渔歌唱晚,江水悠悠,江边的大小客船游客如织。这又是一个丰收的日子。

  岸边的丹江渔村酒店内,老板赵福禄望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出神。这是他在江边的最后一个黄金假期。按照移民时间安排,赵福禄今年夏天将要搬迁到邓州市裴营镇。

  赵福禄是香花镇刘楼村人。刘楼村紧挨着丹江,库区水位上涨后,村子大部将被淹没,赵福禄家也在其中。

  10年前,赵福禄在江边开了个小饭馆,专做丹江鱼,后来生意越做越大,饭店的档次也逐步提高。现在,他的饭店和宾馆营业面积有2000多平方米,投资500多万元,每年收入在80多万。在宋岗码头,老赵的饭店首屈一指,生意十分火爆。

  “说心里话,我肯定不想搬迁,这里的生意多好啊。”谈起移民,赵福禄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去年冬天,赵福禄随村干部一起去邓州裴营镇看了看搬迁地,那里不临江不沿河,是个普通的平原农业区,以种粮食为主业。

  “回来后,想到打拼了十多年的饭店就要这样没了,我一个星期都没睡好觉,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啥。”赵福禄说。看到他闷闷不乐,县、乡的领导干部三番五次地来找他谈话,给他讲解国家政策,帮助分析如何解决遗留问题。

  这让赵福禄很感动,他说:“有一条我相信,国家的政策只会让老百姓越过越好,不会让我们往穷里折腾。”

  这一点,老赵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他刚开饭店时,是在河滩上用几块石棉瓦搭起来的棚子。没想到,那个小饭店一开起来生意挺火,一年就挣了4万元。但饭店没有手续,属于非法。就在饭店要被拆掉的时候,镇里书记找到了他说:“福禄,你现在重新选块地,镇里给你办手续,建个新饭店吧。这个违章的饭店得拆掉。”

  赵福禄说,听了书记的话,他亲手拆掉了小饭店。后来,就在新选的河滩地上盖起了9间砖瓦房的饭店,现在已经是名闻一方的“赵福禄渔村”。随着丹江水库旅游越来越旺,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

  “现在我想通了。”赵福禄对记者说,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他的饭店也不会有今天这个规模。赵福禄随即带头签了搬迁协议,在他的带动下,村民们陆续地签了协议。

  按照移民工作进展,赵福禄在6月将和乡亲们一起踏上移民搬迁之路,奔赴新家园邓州市裴营镇。善于经营的赵福禄说,他已经在裴营镇做了三个月的市场考察。他打算到邓州之后,投资建一个“农业观光旅游度假村”。

  香花镇人的奉献

  在香花镇宋岗码头,像赵福禄这样在江边做生意的渔民还有很多。他们打鱼、网箱养鱼,开渔业饭店,收入非常可观。

  “香花镇的情况最特殊,这里紧邻丹江,渔业资源丰富,群众生活相对富裕,让他们搬走,无论是感情上还是经济收入上,确实舍不得。” 镇长张光东说,香花镇有全省最大的客货两用码头宋岗码头,水陆交通便利,可谓鱼米之乡,特别是刘楼、张寨等移民村,年人均纯收入超1.5万元。香花镇的水面面积大,村民拥有网箱6200多个,渔船、游艇近900艘。丹江水位每下降1米,全镇就多了1万亩河滩地供村民耕种,移民依靠最为传统的种地、畜牧、养殖就能有很大收益,当地很少有人外出打工。

  不仅于此,香花镇还是全国闻名的红辣椒集散地,300多个经纪人活跃于大江南北,出口干椒占全国市场40%,投资千万元以上的企业12个,镇里拥有百万资产的人不在少数。

  按照移民部署,全镇30个村,其中23个村都有移民,整体搬迁的就有3个村。去年,第一批移民该镇已迁出1万人,今年,他们还要搬迁1.6万多人,其中有1.4万人要移民到农业大县邓州。移民走后,也意味着这些生意和渔业资源可能要离他们远去。

  “香花镇这么好的生活条件,群众能愿意搬迁,全是靠自觉、靠奉献精神。他们的心中有大局,有国家。”一直在忙着移民搬迁的镇长张光东充满感情地说,“移民远走他乡,干部们再苦再累,在舍弃幸福家园的移民面前,这点辛苦都算不了什么。”

  张建国,香花镇张寨村党支部书记,作为第二批移民的他,今年6月将迁往邓州市陶营乡。

  张建国在当地有两个工厂。前几年,他看到丹江河边网箱养鱼户增多,鱼饲料需求旺盛,就在香花镇张寨村创办了淅川县水产饲料厂和养猪场,饲料厂当时占地19亩,招用了10多个工人,生产鱼饲料、猪饲料,产品畅销河南、湖北两省,经济效益十分可观。后来,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聘用工人达30多人。

  善于钻研的张建国后来还办起了养猪场和网箱养鱼,走“鱼—畜—农”相结合的生态养殖路子,他每年养猪400余头,以猪粪肥水养鱼,不仅在养猪方面得到了不菲的经济收入,而且在用猪粪养鱼的过程中,减少了鱼饵料的投放量,降低了养鱼成本,同时,也提高了池水的肥度,使养鱼的经济效益翻番。

  “移民对我而言,不仅仅是搬迁。这两个厂关停,直接损失就是好几百万。”张建国说,“我是移民,还是村干部,更应该带头搬走。生意没有了,还可以再重新干。”

  哪里都能致富

  进入5月,淅川第二批移民正式开始动迁,他们要在异乡面对陌生的生活,人生命运也或许因此而改变。对生活在鱼米之乡的香花镇群众而言,搬迁,也意味着从“金窝”搬到“穷窝”。

  “现在我也想明白了,只要人勤快,在哪里都能致富。”说这话的是刘楼村村民赵清献,也是丹江边雅园鱼宴楼的老板,他也是经历了从巨大失落到重新燃起希望的过程。

  “第一次去看移民点的时候,回来好几天心里都不平静。出生之后,我就在水上,跟水打交道,对水很有感情。这下子搬到平原了,心里肯定是不好受。”赵清献说。赵在江边拥有5条渔船,从事养鱼、打鱼、餐饮,每年收入可观。

  “往北京调水是大事,我们不能不考虑国家。”赵清献说,“邓州的条件没有这么好,但人只要勤快、实干,在哪里都能干出成绩。”

  采访中,记者还见到了已经移民到邓州市的张建中。今年46岁的张建中,全家5口人,原是香花镇杜寨村养殖大户,2010年8月30日搬迁到邓州市构林镇杜寨移民新村。

  杜寨村也位于丹江河畔,张建中利用杜寨村靠山面水、草场面积大的地理优势,承包荒山200余亩,在杜寨村办起建中养殖场,每年养牛50余头,羊200余只。加上他家的网箱养鱼,每年仅养殖业一项就创造净利润30余万元。

  2010年8月,因为移民搬迁,张建中不得不舍弃自己的事业,他把养殖场的牛羊和养鱼网箱低价卖给了其他商贩,直接经济损失20多万元。张建中说:“为了北京人民能喝上纯净的丹江水,我个人的损失算不得什么。”

  如今,张建中已经适应了移民后的生活,他正在考察市场,打算重新在邓州搞养殖。对未来,他充满了信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赵福禄难忘渔村
下一篇:淅川县香花镇第一批移民搬迁全部完成

淅川县香花镇
版权所有:淅川县香花镇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