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西簧乡
小学教师杨丰国:38年的执着坚守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4-28 10:16:39   来源:

       (一)

  一场春雨,对于山区的万物而言,不啻天降甘霖;而对于河南省淅川县西簧乡樟花沟小学教师杨丰国来说,却又是一场考验。

  平常,杨丰国早上5点钟起床,洗漱和做简单早餐,吃完早饭后,到村里挨家接上7个需要他帮带的从学前班到二年级的孩子,出村时已是7点多了。这个师生8人的队伍,出村、上岗、下坡、再上坡,翻越令孩子们先是觉得好玩、累了又望而却步的松树崖,再蹚过平时是溪流雨季泛波涛的流西河,然后再经过一段山路,就到学校了。

  这场不算小的春雨,会让山路变得湿滑,河水可能也不小。他推测,去学校的时间,应该得多走半小时。所以,他凌晨4:30就起床,先去通知一遍学生家长,早上提前给孩子们准备早饭,他们今天要提前半个小时出发。

  松树崖是通往樟花沟小学的捷径,虽然途中有陡坡和河流,但绕开这里走相对平坦的路,要多走七八里的路程。30多年来,除非大雪封山,洪水断了路,杨丰国和他一茬又一茬的学生们,风雨无阻地组成了一支又一支或五六人、或七八人的小分队,手拉小的,肩背弱的,早上出发,晚上回家。这条路,他已经记不清走了多少趟。

  (二)

  樟花沟小学只有杨丰国一个老师。21名学生分别为:一年级10人、二年级6人、学前班5人。本地籍学生17人,另外4名孩子属于和淅川县相邻的西峡县籍。客观上讲,相邻的两个县犬牙交错,选择在这里上学最近。还有一层原因,就是在这里坚守了38年的杨丰国老师,曾经教过许多家庭的祖孙三代,加上他脾气好、人缘好,附近的外乡、外县农民,也就“慕名”把孩子送过来了。

  38年前的1975年,高中毕业、风华正茂的杨丰国,刚刚走上樟花沟小学讲坛的时候,月薪只有5元,外加300个劳动工分。以后,又涨到15.8元、27.9元、55元、83元。到1996年,当工资达到123元的时候,杨丰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送走一茬又一茬的学生,只觉得孩子们长大了,他们要么参军了,要么考上大学了,要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要么去外地打工经商了。每当年末岁尾看到他们从外地寄来的贺卡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变老了。”虽为教师,却并不善言谈的杨丰国,给记者说出这番话时,流露出对岁月的颇多感慨。

  (三)

  17:30,是樟花沟小学的放学时间。记者跟随杨丰国和他率领的7人“小分队”,想亲身体验一下涉过流西河、翻越松树崖的感受。

  “咱俩虽同龄,我怕你吃不消啊!”杨丰国重新打量一下记者的身板,有些担忧地说,“我是习惯了,几十年走过来,沟沟坎坎的习以为常了,就怕你走惯了城市路,翻山涉水吃不消。”

  见记者态度坚决,杨丰国便不再坚持,交代了其他孩子回家路上的注意事项之后,便带上需要他带回去的7个孩子,记者紧紧追随在后,踏着校门外崎岖的小路,鱼贯出发了。

  果然是山路弯弯啊!田埂上,有的路段只能容下一个人走过,还有的路只能容下一只脚,若是对面来人,必须有一方先就近找个宽一些的地方避让,等对方走过后再走。

  到底是山里人厚道,杨丰国告诉记者,从来没有发生过“冤家路窄互不相让”的情况,山民们一发现他们这个小分队,都远远地找个地方避让,让他们先过去,还时不时地对最小的孩子夸奖一番。

  前边就是流西河,著名的南水北调工程的源头、丹江口水库上游的一个支流。平日里河水清澈见底,但一场春雨,使得河水有些浑浊,平日里用作垫脚的石头,有些已经没在水中。大孩子几步飞跃,鞋子半湿地“飞”了过去,而小孩子则望而却步了。于是,杨丰国便让能够自己过去的孩子在对面等着,他一趟又一趟地把几个学前班的孩子抱过去,最后又来招呼记者过去。记者发现,杨丰国的一双解放鞋早已湿透了。

  (四)

  松树崖就在前头,它也是记者此次跟随杨丰国和他的小分队体验的主要目标。沿着山腰人工开凿的小路,时而如跷跷板一个劲儿倾斜,时而突然间需仰脸上望,而这里则只有人工凿出的石阶。显然,若没有大人带,幼童是不可以行走的。

  “大孩子注意安全,小孩子站着别动!”杨丰国一边朝孩子们喊话,一边嘱咐记者小心。在他一个又一个地护送学前班孩子上坡的时候,记者明显感到自己的双腿有些力不从心了。

  “记者同志,你先别走,站在原地休息一下,一会儿我来拉你一把!”杨丰国朝着坡下犯愁的记者喊道。

  “不用不用,你专心招呼孩子们!”记者边回答边犹豫着是继续前行,还是就此返回。

  “前边就是最高处了,要不我送你返回学校吧,别让司机等你太久了!”杨丰国再次给记者找了一个台阶。

  心想着与记者同龄的杨丰国,这条路已经走过了38年,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记者感到羞愧,猛地在自己大腿上拍了一下,先是一口气走过了“跷跷板”,稍稍喘息了一下,又一口气攀上了“仰脸望”,再走过一段缓坡,终于和孩子们会合了。

  此时,站在松树崖西望,云层中看见了西坠的落日。记者感到,自己经历了杨丰国38年教书生涯中一天的一个单程的一部分。

  回到郑州,记者的双腿疼了3天才得以恢复……

  (五)

  坚守在一个偏僻教学点38年,苦不苦?寂寞不寂寞?

  “习惯了,就不觉得苦,也不感到寂寞了。”面对记者的提问,杨丰国说,“每天有孩子们相伴,本身就不寂寞。复式班教学是烦琐了一些,辛苦了一点儿,但说苦,似乎也说不上。每当接到往日学生从天南地北寄来的贺卡、打来的电话,心中的幸福感早已盖过了吃过的那点儿苦了。”

  西簧乡中心校校长余秀岐告诉记者,38年来,杨丰国在樟花沟小学教出了500多名学生,有76人靠知识走出了大山,他们当中不少人已经事业有成。若是没有这个山村小学,他们中可能有不少人会成为文盲。从这个角度讲,杨丰国和山区教学点的老师们是山区的功臣。

  2012年,淅川县教体局、西簧乡中心校投资2万多元,为樟花沟小学安装了电视接收系统,安装了不锈钢旗杆,装上了花岗岩厨房设施,为教室新吊了漂亮的铝合金屋顶,让山村孩子们初步享受到了城市孩子的待遇。

  孩子们依靠知识走出了大山,而杨丰国却熬白了头发,熬花了眼睛,但他依然在这里坚守着三尺讲坛。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念想,我的念想就是再干两年,再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多送出去几个山村孩子。”

  “山区需要我,我就要坚守下去,为山区教育事业站好最后一班岗!”杨丰国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西簧乡:“支农套餐”惠及3000农户
下一篇:西簧乡:教师“导学互动”课改集中培训工作扎实开展

淅川县西簧乡
版权所有:淅川县西簧乡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