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上集镇
上集镇大坪村“搬迁扶贫”促山民增收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1-16 14:55:17   来源:

  大坪村很大,分散是穷根

  因为是南水北调的水源地,淅川县名扬四海。

  淅川县城东南10公里处,有个大坪村。大坪村在外人看来足够大,但在村党支部书记李来华看来,大其实是大坪村的穷根。

  “580户2208口人,20多个自然村,从东到西10公里,这里一两户,那里两三家,人均只有7分地,都在山坡上,荒山面积不小,啥也不长,就这条件,不穷才怪呢!”李来华说。

  2013年12月13日,大坪新村正在北河边上盖房子,140多个独家小院,90多套单元房,全部竣工后能安排246户搬出大山的村民入住。

  “这批工程一结束,山里就剩下36户人家了,我们村扶贫开发整村推进项目就剩下扫尾了。”李来华说。

  多年来,从行政村到自然村,实现电、水、路、有线电视“村村通”,政府各个部门的投入并不少,但对于大坪这样居住极其分散的村来说,并无显效。

  真要挖穷根就一个字:搬。

  大坪村的两个无中生有

  淅川县的贫困人口大多住在偏远的深山区。

  “有些深山区的人,走半天路才能到村部,要是去镇上赶集,天不亮就得动身。”李来华说,现在的大坪新村,原来是两个自然村,2007年搬下来一批村民后,便将原来的两个自然村连了起来。

  李喜定就是第一批搬迁的村民。他说,他家里有6口人,儿子、儿媳和大孙子都在南方打工,小孙子在家里由他老两口带着上学。他说他年龄大了,在家养几只羊,也在本村的大理石厂里打零工,一天能挣60元钱。重要的是搬迁后,不用再接雨水了,也不用去沟里担水了,孙子去上学,路都是平展展的,不用操心。

  除了新村从无到有,大坪村的大理石产业更是从无到有。

  通过十来年的发展,现在村里光大理石厂家有20多个,加上上下游关联企业,该村的企业数量将近30家。

  李来华说,现在连韩国和台湾的老板都知道大坪的大理石,牌子好,服务好。

  工厂要用工,除了本村村民,高峰时在大坪村企业打工的外省工人就有200人。

  许多搬迁的山民负有债务

  2007年的时候,大坪村建1平方米房子需要500元左右,现在的价格有所上涨,会稍微贵一些。对于大多没有多少积蓄的山民来说,买下200平方米的房子通常还要借钱。

  李喜定当时搬下来的时候花了15万元,2007年那一批搬迁户,每户国家最高补贴了1万元,大多数钱都是自己筹措的。他说,他和孩子干了这几年,基本上把账还完了,统共现在还欠亲戚们两三万元,心里已没多大负担了。

  在大坪村一大理石厂上班的王洪来,2009年搬迁到了新村,300多平方米的房子共花去18万元,当时他借了5万元,现在还欠人家1万元。

  王洪来现在每月工资至少有5000元,老婆也上班挣钱,他认为自家很快就会变成存款户。

  李来华说,村里的大理石厂24小时开工,只要愿意干活,常年都有干的,每月收入3000元不是啥事。

  还没搬迁的36户成了脱贫的难题

  挖穷根必须把穷根挖尽。

    大坪村还留在深山里的36户人家目前成了整村推进、搬迁扶贫的难题。

  淅川县扶贫办的负责人说,搬迁扶贫国家的补贴标准是按人头给的,每人4000元,现在大坪村剩余的36户,不要说十万八万元,三万五万元这些户也拿不出来,补给他们4000元根本无法让他们搬迁。另外,这些户中还有五保户。

  针对这个问题,南阳市扶贫办计划科科长刘新榜提醒大家拿个方案。

  县、乡、村的干部七嘴八舌开始讨论,最后找到一种方案:扶贫办出钱,用集体的名义盖一些小套的公寓让这部分人搬过来,如果五保户将来不在了,房产依旧归公;有些山民从山上下来后如果打工挣钱了想买房子,就把他住的房子卖给他。

  刘新榜觉得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李代表的“石头记”
下一篇:淅川上集:大棚蔬菜用沼肥年创效益600万

淅川县上集镇
版权所有:淅川县上集镇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