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毛堂乡
一个农民的“中国梦”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2-05 15:23:59   来源:

 

 

    “国际市场非常看好我们的肥料。三月份习主席出访俄罗斯时,我是随访企业家代表团的一员,收获非常大。此次出访我与俄方企业签订了6万吨、金额达3.6亿元的复混肥供货协议。”4月15日,再次与源科生物老总闫虎成见面,已时隔6年。

    闫虎成,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源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名农村中学代课教师到农村致富带头人,从蹒跚起步的小型肥料加工厂到现在拥有3万多平米的现代化复混肥生产企业,闫虎成通过多年打拼成就了自己的梦想。

 

儿时的梦想就是有学上

    1962年,闫虎成出生在河南省淅川县毛堂乡庙沟村一个普通农户。4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他和更年幼的妹妹一起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6岁时,闫虎成被爷爷奶奶送进村里的小学。“那时候,爷爷奶奶带我和妹妹生活真的不容易,他们都上了年纪,还要供我上学。”从小失去父爱母爱的闫虎成懂得感恩,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每天放学后他都要到村边的山上捉蝎子(蝎子,一种古老的节肢动物,中医称其为“五毒”之首,是贵重的动物性药材),那时候10只蝎子就能换一个作业本。硬是靠每天放学后和假期时间捉蝎子、挖中药材,闫虎成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并且成绩非常优秀。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有学上,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知识对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性。”然而,正当闫虎成高中毕业,信心满满准备参加高考实现他的大学梦的时候,窘迫的生活瞬间把他的梦想击得粉碎。

    “爷爷奶奶年纪大,妹妹又在上学,这时候,有个去中学当代课老师的机会,并且每月还有7元钱的补助。”想到自己的家庭,想到每月可以贴补家用的7元钱,闫虎成这个始终坚持梦想的人,第一次在梦想和现实之间选择了后者。“当时以我的成绩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当时参加全县预选我是排在前五名的。”回忆起当年没有参加高考,闫虎成说,虽然当时心有不甘,但之后每月的7元钱对家里帮助很大,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只要心中有梦想,朝着梦想去努力,就会有很好的未来。

 

自己富了也要让乡亲们富起来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的时候,闫虎成辞掉了代课教师的工作,成为一名个体经营者。

    “1985年我就成了‘万元户’,那时候卖酱油、贩坑木、收野生中药材,每年都能赚几万元钱,自己的日子虽然好过了,但看看身边乡亲们的生活,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闫虎成说,“当时就想,如何通过自己的能力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自己富了也要让乡亲们一起富起来。”

    “有一年,在把收来的中草药运往福建的时候,我看到人家那里食用菌产业做得非常好,想想我们当地每年被乡亲们当柴火卖的林木,我突然间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把乡亲们每年要卖掉的木材用来做食用菌的菌棒材料,带领乡亲们种植食用菌,就可以让他们有钱赚。”1988年,他只身赶往福建三明真菌研究所,开始拜师学艺。

    1989年,学到技术的闫虎成把菌种和技术无偿送给了乡亲们,并与他们签订了回收合同。就这样,一个“公司+农户”的“大山森源厂”成立了,闫虎成第一次成为一个企业的法人。

    “从1989年到1994年,我带动淅川县2700多户农民种植食用菌,附近的几个县也有4000多户,到1994年底的时候,共7000多户农民靠种植食用菌发家致富。”看到大家有钱了,闫虎成打心眼儿里高兴。

    1994年后,国家大力发展林业,注重水土保护,此时,闫虎成意识到继续发展食用菌与国家发展林业的方针有很大的矛盾和冲突。因为食用菌菌棒的材料是木屑,每年大量的菌棒生产要耗费大量林木。想想出口到泰国、韩国、日本、新加坡的食用菌所带来的巨大收益,想想一点点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他觉得,国家利益高于自身利益,他必须停止食用菌的种植生产,寻找新的出路。

    在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后,闫虎成决定种植当时国内中药市场非常稀缺的黄姜,于是,他找到了南京植物研究所。与相关教授说明来意后,用180万元买下了野生黄姜改良技术,在回淅川种植基地培植出黄姜幼苗后,他再一次把黄姜苗无偿投给农户,并与他们签订了回收协议,“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迅速铺开,很快,黄姜的种植面积就达到了40万亩。

    “上世纪90年代末,在淅川的毛堂、西黄、寺湾、荆关、大石桥等地,瞬间一个个土疙瘩房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小洋楼的拔地而起。”闫虎成说,靠种植黄姜他带动周边十几万人脱了贫。

 

倒下了要学会站起来

    2001年,正当闫虎成的黄姜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又有新问题出现了。原来,受黄姜高额利润的驱动,很多老百姓在自家土地种植的基础上,还纷纷跑到山里挖山开荒,使原本就受过损坏的生态环境再次遭受人为破坏。大面积挖山开荒会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为了生活在这片土地的子孙后代,他一户一户地做乡亲们的思想工作,决定再次放弃这条生财门路。

    后来,闫虎成了解到中药葛根在国际市场销路很好,并且葛根发达的根系具有很强的防风固沙作用,可以减少因种植引发的水土流失。于是,他带领乡亲们又开始种植葛根。“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闫虎成说,第一批收上来的葛根在运往韩国后,当地质检部门查出葛根中有大量化肥残留,当时就被销毁,直接损失400多万元,间接损失上千万元。这件事对闫虎成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那些年获得的全国绿化使者、河南省五四奖章、河南星火计划带头人、河南支柱产业致富标兵、河南省十大杰出青年等称号似乎已成过眼烟云,谁能想到,一心一意带领乡亲们致富的标兵楷模,因无法给付乡亲们的货款而被起诉至法庭,真的是一败涂地、身败名裂啊。”说起当年走麦城之事,闫虎成有着无尽的感慨。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在经过失败的打击和深思熟虑后,闫虎成脑海里又绘制了一幅新的事业发展蓝图。

 

我的梦 中国梦

    闫虎成生在淅川,长在淅川,家乡的土地让他热爱,清澈的丹江水融入他儿时、青年时最美好的回忆。

    淅川,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和渠首所在地,亚洲最大的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库横卧腹中。这里存在大量荒岗丘陵薄坡地,为了提高粮食产量进而增加收入,农民一度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尽管提高了粮食单产,却造成了很大的面源污染。同时,库区水质含氮量的超标也严重威胁到水源地的水质安全。

    2004年,面对土地被农药化肥污染的现状,闫虎成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研制一种肥料改善淅川土地面源污染,倡导新的施肥理念。从此,他又坚定地踏上充满坎坷的研发之路。

    他先后拜访了被誉为“中国研究化肥第一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刘更另、中国农科院土肥研究所原所长闵九康等30多位国内著名的肥料专家,进行了无数次的试验对比、调整配方。

    2006年初,闫虎成的新型肥料研制成功。这年4月17日,他的源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当时我们立足于解决最为敏感的面源污染问题,立足于解决我国大部分农副产品多年来无法走向国际市场的难题,立足于国际国内消费者对农产品的需求由填饱肚子到追求纯天然、真绿色健康食品理念的转变,立足于国家对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高度重视。”对于自己创办肥料企业的初衷,闫虎成如是说。

    历经8年的不懈努力,闫虎成终于研制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机、无机、生物、矿物质、中药材五位一体的复混肥,他本人再次成了当地的传奇人物。

    2009年,在“土壤有机质补充项目”竞标会上,源科公司成功中标,它生产的有机复混肥开始在全国6个省72个县陆续推广使用。短短几年间,这种肥料已覆盖全国27个省。

    农业部专家组多次专题考察调研后认为,闫虎成的绿色营养肥对保护丹江口水库的水质意义重大,值得大力推广。

    当年创业,闫虎成只为家人和乡亲们过上好日子;而今创业,他更清楚自己的事业之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着眼于建设生态文明和淅川县建设渠首高效生态经济示范区的实际,他认为,传统的种植方式已不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调整产业结构势在必行,要瞄准有机农业带动地方发展和群众致富增收,为县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改善作出更大的贡献。2012年,他大胆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建设了2万亩有机农业生产基地,源科公司也由此迈出进军有机农产品的第一步。

    通过有机转换产品认证,闫虎成成立了北京渠首源科农业科技公司。按照他的设想,有机农业生产基地将建成集有机种养、观光采摘、住宿餐饮、农业博览、生态疗养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循环生态观光农业区,打造成北京的“后花园”、淅川县的“花果山”。

   “让北京人杯子里盛的是丹江水,泡的是源科有机茶,餐桌上摆的是有机杂粮食品,待客用的是有机蔬菜。”这,就是闫虎成最近的梦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毛堂乡卫生院送医下乡 温暖山区留守老人
下一篇:毛堂乡:水清民富的“淅川样本”

淅川县毛堂乡
版权所有:淅川县毛堂乡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