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金河镇
裴建军和他的《世纪大移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1-21 14:31:41   来源:

  该书作者采访陈建峰

 

 该书作者采访彭遂纪

    2011年12月,淅川县,南水北调移民主战场。为了移民搬迁,淅川全县人民劳累了一年。年末了,淅川县内外的作家们围坐一起谈论一本新书——由作家出版社刚出版的《世纪大移民》。作者裴建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翔实的素材,为读者描绘出了悲欢离合的南水北调移民故事,讴歌了淅川移民舍小家为大家、搬新家为国家的无私奉献精神。

    从2009年7月试点移民开始,淅川创造了两年16.2万人迁移这一世界水库移民史上强度最大的移民搬迁纪录,创造这个奇迹的,是淅川人民。他们挥别故土的泪水、舍家为国的情怀,凝聚成了感动中国的移民精神,铸起了一座辉映史册的不朽丰碑。

    无私奉献的移民

    裴建军,淅川县金河镇镇长。裴建军是一个移民后代,又是淅川移民搬迁的前线指挥者。两年多的库区移民工作,让裴建军对“移民”有了舍不掉的情结,移民兄弟的巨大奉献和牺牲及多年等待搬迁的忍耐和期待,让情感丰富的裴建军时常忍不住流泪。他无法忘怀那些为调水工程献出家园、汗水,甚至生命的移民和移民干部。

    “他们中有些人已长眠库底,为工程献出了一腔热血,留下了千古绝唱。写这本书,只为给我心中积蓄多年的情感寻找一个释放的出口。”裴建军说。

    现在的人也许不知道,因为修建丹江口大坝,从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淅川人先后6次移民,历经待迁、初迁、返迁、复迁、安迁、后靠、插迁、投亲靠友、自安、创业。50载寒来暑往,50年凄风苦雨,他们用血汗在荒山野岭上开垦的家园将再度沉入江底。搬迁,不仅是背井离乡之痛,更是心灵的巨大折磨和情感上的离筋断骨。裴建军说,移民们的痛何止是故土难舍的痛,那是一种连根拔起的痛,这种痛放在谁身上都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痛啊!

    “没有老一辈移民的奉献和牺牲,我们哪能享受到今天移民的帮扶政策,先辈们是牺牲者、奉献者,我们才是真正的受益者。今天,当我们住进崭新的移民房时,不会忘记那些移民的先行者。”裴建军说。

    当移民工作开始的时候,裴建军想到了那些老一辈的移民,他利用休息时间,到处打听还健在的老人,然后像个记者一样,挨个去采访他们,了解、记录他们搬迁的历史。

    多少个夜晚,当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进入梦乡时,裴建军要找出白天采访的记录本,仔细整理那些素材,然后顺着自己的思路一点点写下来。“我不是个专业作家,写这些东西是很费力的,是淅川人民的精神感动了我,感觉自己不写对不起他们,不写下来于心难安。”

    他说:“我在写这本书时,脑海里经常浮现身边的移民群众、移民干部,一桩桩、一幕幕,我忍不住一次次哭泣——为南水北调的奉献与牺牲者。”

    辛苦的移民干部

    裴建军说,移民是天下第一难。他在书中描写了几个镜头:搬迁工作千头万绪,移民上访不断,去北京、上郑州、到南阳,去县移民指挥部更是家常便饭。

    16.2万移民,上百个村庄,100多个安置点,时间紧任务重,为了确保任务完成,干部们牺牲了所有的节假日。裴建军在书中用了一连串的“干”字:白天拼命干,夜晚加班干,刮风下雨下大雪,风雨无阻不停地干,小下大干,大下拼命干。他总结说,压力产生动力,动力产生爆发力,移民干部挑战极限创造了奇迹。

    裴建军说,没有移民干部的奉献,和谐搬迁也就无从谈起,他在书中用了一段打油诗来赞扬移民干部:一心为移民,两地迁安忙,三点一线,四季是战场,五更起床把活干,六七八月忙搬迁,九月清库免后患,十月交叉压茬忙不完,十一月雪花满天拼命大干,十二月春节谁能团圆吃年饭,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年年岁岁接着干,月月日日不停忙。

    淅川移民的试点村姚湾村就在裴建军所在的金河镇。当时搬迁正值8月酷暑,移民干部不仅要一家家地组织搬迁,还要帮助移民群众抬东西装车,按照要求必须是人走房倒,干部们装完一车还有一车,他们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更多的是充当搬运工,拆房搬迁没吃没喝,只好啃干粮喝凉水,小病不吱声,大病得扛着,待试点移民刚刚送走,干部们差不多都住进了医院。裴建军说:“好多次镇指挥部开会,都是未等散会,就有人坚持不住被送医院。金河镇班子成员一共有11人,姚湾试点搬迁后,9人住进了医院,没住院的也是嗓子嘶哑,满面菜色,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

    今年搬迁高峰期,干部们是用命在拼了。裴建军在书中记录,上集镇司法所副所长王玉敏和其他11名移民干部累倒再也没有醒过来。更多的移民干部在繁重的任务下,在巨大的压力中,透支着生命,承受着远离亲人,甚至失去亲人的痛苦。

    移民的好时代
 
    裴建军说,淅川移民之所以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搬迁成功,得益于国家的和谐移民政策。他在书中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老城镇狮子岗村的邓保文今年56岁,弟兄5个,全家近20口人。邓保文是个返迁移民户,全家从外地返回到淅川后一直是“黑户”。这次他们被纳入搬迁序列再次登记,迁往原阳县原武镇,得知搬迁的消息后,邓保文激动万分,他含着眼泪说:“感谢党和政府,50年啦,我们家一直是黑户,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我爹‘黑’我儿‘黑’,我小孙子刚出生,要不是搬迁也是黑户,这次赶上了搬迁,我给他起名叫邓迁。”邓保文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了新办理的身份证,年过半百的汉子忍不住喜极而泣。

    不仅是搬迁过程充满关怀,漂亮的移民新村更是让移民们心里乐开了花。书中有一段淅川移民到中牟县姚湾新村的情景:新村250户、1094人,家家都是4室2卫1厨的两层小楼。下午4时30分,盛大的欢迎仪式结束后,村民们纷纷走进自己的新房,打开电灯——灯光明亮,拧开水龙头——清水流出。电话线、有线电视、宽带均已接通,走出院子,中心小学、文化广场、健身广场、卫生室、超市、太阳能路灯、垃圾中转站、公厕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考虑到移民人生地不熟,迁入地政府还为移民备齐了一个星期的食品,免费发放了米、面、新鲜的蔬菜和锅碗瓢勺。县里还安排450名志愿者帮助移民熟悉生活环境,“要是想打工,7公里处就是工业园区。”

    裴建军说,如今的移民赶上了好时代。“国家重视、补偿合理、搬迁和谐、帮扶对路。可以说,现在的移民是历史上最幸福的移民。”

    充满希望的渠首

    “千百年来,丹江儿女用勤劳的双手和聪明才智,让家乡变得如诗如画。百里稻麦香,一步三拱桥,顺阳川、板桥川、丹阳川是淅川的三大平川米粮仓,一脚踏三省……这属于故乡的一切让人难舍难分。”裴建军在书中充满诗意的描绘。

    当《世纪大移民》完稿之时,裴建军说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不是文笔优美的作家,没有超强的描写能力,写这本书只是忠实地记录移民故事,为那些满怀希望建设新家园的父老乡亲们留个纪念。”

    “我真切地希望在2014年当清澈甘甜的丹江水给干渴的中原、华北和京津大地带来万顷润波之时,当人们欢喜地捧起从遥远的丹江流来的甘露时,不要遗忘了那些为此而几度奉献了家园的淅川库区移民,不要忘记他们几代人在半个多世纪里经受的磨难和牺牲,不要忘记这甘甜可口的清水是几十万移民血和泪的汇聚……”裴建军在书中的后记写道。

    丹江河畔铸丰碑,渠首儿女竞风流。如今的淅川已迈入了后移民时代,实现保护水质和恢复发展地方经济是今后的主要目标。中原经济区建设纲要中提出建设中线工程渠首水源地高效生态经济示范区,淅川县围绕这个目标,在产业优化升级上要大效益,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实行城乡统筹三化协调发展,打造中原经济区向外辐射和承接转移的重要桥梁,更好地承担起中原经济区“连南启西”的重要任务,大力构建生态农业、环保工业、快捷交通、生态城镇、生态旅游、人才发展六大体系。

    裴建军说,青山含情,碧水作证。在不远的将来,一个有着一流水质、一流空气、一流生态、一流人居环境,经济发达、高度文明的渠首生态经济区,必将为中原乃至全国的生态文明作出新的历史性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把根留住 淅川淹没区名贵古树“移民”
下一篇:移民歌曲《同根同源》获国家大奖

淅川县寺湾镇
版权所有:淅川县金河镇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