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仓房镇
移民“超人”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1-15 14:07:45   来源:

   编者按:2010年,我省在一年内就完成6.49万人的搬迁任务,年度移民跨区域安置强度超过了当年三峡、小浪底工程。并且大规模移民实现了和谐搬迁、移民安定、社会稳定。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领导称“这是了不起的成就,这在中国水利史上是空前的”。为了大力宣传我省移民工作,河南省南水北调指挥部统一组织中央及省级媒体到渠首所在地进行了采访,现将优秀移民干部代表——淅川县委副书记、移民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宋超的事迹予以刊发,以飨读者。

  80天时间,淅川县6.49万移民实现“安全、和谐”搬迁。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鄂竟平10月26日在河南省举行的第一批移民安置总结表彰大会上动情地说:“河南省在一年内就完成6.49万人的搬迁任务,年度移民跨区域安置强度超过了当年三峡、小浪底工程。并且大规模移民实现了和谐搬迁、移民安定、社会稳定,这是了不起的成就,这在中国水利史上是空前的。”

  鄂竟平主任的评价给了淅川人民很大的鼓舞,听到这话,好多人都忍不住眼睛湿润,甚至泪水下流。县委副书记、移民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宋超在当天的电视会议上也留下了激动的泪水:“一句话,道出了我们广大移民群众和移民干部的复杂心情,有艰辛、有感动、有牺牲、有震撼、有喜悦,也有遗憾和愧疚。”

  “移民太苦了,奉献精神可谓感天动地;移民工作太难了,号称天下第一难当之无愧。”这是宋超说的话,2010年11月18日上午,记者专程赶赴淅川,心想现在还不是移民的关键时节,他也许有时间谈谈对移民工作的感想。然而,记者还是扑空了。

  8点多钟,办公室的人说他一大早就去大石桥乡了,风尘仆仆地赶到后,乡长向晓丽说,你们晚了一步啊,他刚在村里查看过移民款的补偿问题,又去滔河乡和盛湾镇了;等赶到了滔河乡,已经是上午11点了,还是没赶上;中午12点,赶到盛湾镇的时候,镇长聂俊毅说,我们留他吃饭都没留住,他说要去仓房镇看第二批移民安置房的建设进度。

  当记者还要执意去追的时候,聂镇长说:“你们别追了,宋书记一天跑几个乡镇那是常事,而且吃饭也没点,到哪里都是一碗端,有啥吃啥,吃完就走,简直是个‘铁人’!”

  陪同采访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本贵说:“宋书记的车一个月就跑了8000多公里,只去了两趟南阳,剩下的都是在乡镇跑,比‘铁人’还铁,实际就是‘超人’!”

  超级“工作狂”

  今年,淅川县第一批移民总共是57个村,6.49万人,97批次搬迁。从6月17日到9月4日的80天时间里,宋超跑遍了每一个村,有的村去的还不是一趟两趟。

  正好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到村里他都是戴一顶草帽,脖子里系着一条白毛巾,穿着一身旧迷彩服。“那和农民的打扮没啥两样。”主抓移民工作的副县长王培理说,“老宋的工作狂劲真叫人佩服,别的不说,就说7月9日这天的活动你就知道了,那天我们两个18个小时都在一起,一刻也没分离,我是最好的见证人。”

  王培理翻开他每天必写的日记,在9月7日这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连续几天和老宋一起下乡,今天早上6点起床,吃过早饭就和老宋一起赶到马镫镇任沟村检查搬迁准备情况,还和村支书一起到移民家中走访;10点,赶到香花镇的吴田村和宋沟村,了解库底清理和后靠内安规划情况;中午1点半,草草吃点午饭,吃饭中间继续和乡、村干部研究香花镇的搬迁方案;快两点的时候,还没吃完饭,移民搬迁指挥部来电:正在搬迁的大石桥乡东岳庙村突降暴雨,有发生洪涝灾害的危险。放下正在吃的饭碗,立即冒雨以最快速度前往大石桥乡。在车上,老宋通知公安局、移民局、水利局等相关部门人员立即赶到东岳庙村,并调集雨布、雨衣等防汛物资迅速送到。

  赶到现场后,不顾衣服全部湿透,胶鞋都没穿,一脚下到水里,趟着没膝的深水直接进村。当时正在装车,移民群众的情绪有点失控,见到干部就吵,有的还骂骂咧咧的。老宋大事面前镇静自若,一边指挥着大家尽快将物资送到群众手里,保证群众安危,保证群众财产不受损失,一边组织干部抢修道路、帮助群众装车。到下午4点多,雨停了,老百姓的情绪也稳定了。

  5点钟离开东岳庙村,沿途又查看了大石桥乡东湾村的一个停车场、滔河乡的上寨和下寨停车场,最主要的是和乡、村干部商量如何排水,保证车辆能够进得来出得去。

  随后又赶到了盛湾镇的陈庄村,这里只有一条路,加上下雨,车辆通行相当困难。移民群众的衣被、粮食都有淋湿,很是不满,发牢骚的、骂人的、埋怨的都有,老宋就一个个安抚,又调集公安干警来帮助修复道路,保证群众顺利搬迁。

  问题解决后,晚上7点离开,又冒雨赶到了仓房镇的王井村,和镇党委书记一起研究如何保证停车场和道路不被雨淋,以保证第二天该村顺利搬迁。老宋创造性地提出了用雨布把停车场盖起来的建议,当天就组织人员把仓房镇上卖的雨布全部买来,最后又到湖北丹江口市买了一批,把停车场和出入村口的道路全部盖起来。

  晚上8点还没吃饭,又参加了仓房镇全体工作人员的搬迁工作会议。直到晚上9点多才吃饭,当中继续研究第二天移民过江的安全方案,睡觉的时候好像已经快凌晨了。第二天5点半就起床了,准备欢送搬迁的移民过江。

  王理培说:“从早上6点到第二天凌晨,这18个小时里我们到了5个乡镇8个村,行程有200多公里,老宋这期间还接了无数的电话。就真是铁人也扛不住啊!”

  宋超还真有扛不住的时候。县委办公室司机司机周林说:“我和宋书记一起出去,车上有三样东西必带,一是花生米,二是安眠药,三是手机电池。他每天接的电话特别多,一个手机配了4块电池还不够,又配了一个车冲才算可以。”

  他说,宋书记是低血糖,非常怕饿,但他吃饭又经常是没点,基本没有准时吃过饭,下午一两点吃饭是常事,有时候到四五点才吃。这时候,他就剥几颗花生米吃,很顶事。因为睡眠不好,需要时就吃点安眠药在车上休息。

  周林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下乡车上没带花生米,到了下午两三点还没吃饭,宋超顶不住了,头晕眼花。眼看宋超就要倒下来,周林急忙跑到老百姓家中借了一个馒头给他吃,才算慢慢稳定下来。

  宋超任移民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时间并不长,去年7月正式上任。周林说,他上任之后几乎都是在乡镇度过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的车跑了将近10万公里,这其中只去过郑州一次,去南阳开会也是上午去下午就回来了。

  “我记得清清楚楚,今年春节过后到6月17日搬迁开始,宋书记就回了两次家,搬迁期间一次家也没回。”周林说,他爱人的三娘因病去世,家人第一次打电话让他回去,他说实在走不开;爱人第二次打来电话时,他看都没看就挂了;等第三次再打来,他发了很大的火,最终也没回去。

  其实,宋超也不是一个绝情的人,他8月23日的日记上这样写着:今天早上,儿子要上学走,做父亲的感到惭愧。儿子回来一个多月了,陪他吃饭、陪他谈话的时间有限,看着他已长大成人,看着他有进步,看着他逐渐成熟,内心由衷高兴。

  可以看出来,他把家人的爱深藏在心底,因为他有更大的爱要去奉献,那就是“一切为了移民,移民没小事”。

  周林说,这句话宋书记说得最多,他因为开始没有真正理解还被吵了一顿。有一次,他和宋书记下乡连续七天都没回县城,可逮着一次回县城开会的机会,他给宋书记说,回家换件衣服马上回来,还没到家,宋书记就来电说要马上去移民村。他想着这就到家了,换了衣服也不迟。谁知他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宋书记又打过来电话:“是换衣服重要,还是移民的事重要啊,我没给你说过移民没小事嘛。”

  这一次,周林真正领会到了宋书记说的移民没小事的内涵,也对他的超级“工作狂”有了理解和认可。他说,“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再挨过宋书记的吵,因为我知道了什么是移民没小事。”

  超常“工作法”

  今年第一批移民规模之大实属罕见,但移民效果却是出人意料的顺利,很多人都说是“奇迹”。

  淅川县人大副主任、移民指挥部副指挥长余仕芳说,这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从接手移民工作,老宋的脑子就没停歇过,他日日夜夜想的都是移民工作,既有宏观层面的大局把握,也有微观层面的具体操作。实际上,这就是一种超常的工作方法。”

  他说,前年试点移民的时候,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面:搬迁前一天,100多辆货车集中开进狭小的村庄,车辆进出无序,大人小孩乱跑乱叫,拆房的同时还有车辆来往,几百户人家同时在拆房装车,场面既让人震撼,也让人感到恐怖。老宋说:这太危险了,移民一旦有个啥闪失,咱得愧疚一辈子啊。他就多次和我商量,得研究个办法,做到统一指挥、分工协作、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余仕芳说,老宋在移民工作上的第一个创新,是对移民搬迁方案的制订。为了谋划在先,不打无准备之战,今年移民搬迁的57个村97批次全部制定有方案,乡里制订后报到县移民指挥部一个一个地审核,审核通过后装订成册,包括安置方来车时间、停车场地、出发路线、帮扶队员等一目了然,各个环节一目了然,责任分明,岗位明确,再也乱不起来了。

  对于老宋在移民工作上的第二个创新,余仕芳倍加赞赏,而且很多人都说,它在今年的移民搬迁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就是借鉴作战系统成立了移民指挥中心。

  这个中心抽调全县各个部门160多人组成,集中在县移民指挥部办公,设有综合协调、公安保障、交通管理、卫生服务等10个席位,一旦哪个环节有问题,一个电话、一个指令就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地解决掉。8月15日,当日出行3个批次3000余人,又是一个搬迁高峰日。余仕芳回忆说,进入指挥中心,电话声、对讲机声,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俨然进入战时司令部。10个席位36人综合协调,各种信息不断汇集,各种指令下达有序,让人非常亢奋。突然,指挥中心预测到淅川通往西峡的道路会出现拥堵。值班指挥长立即下达指令:“你好,这里是淅川县移民指挥中心,请你们车队立即暂时停在西峡服务区,避让外出车队。”外地安置方带队负责人接到指令后立即执行,确保了道路的顺畅,减少了麻烦。

  8月7日这一天,全县要搬走5000多人,几千台车次在淅川城乡穿梭,一旦哪个地方有个事故或者车辆抛锚,就会让一个车队停下来,造成上百、上千车辆拥堵。

  余仕芳说,幸亏老宋有第三个创新,那就是成立“车辆应急处置站”,在主要交通路口和乡镇设立了多个应急站,一旦哪个车辆有问题,立即进行处置。当日,一辆外地车辆还没出村,油箱里就没油了,指挥中心当即下达指令,在应急站待命的加油车迅速前往,不到10分钟就解决了问题。

  余仕芳还说,老宋的确是一个工作有办法的人。贯穿淅川移民工作全过程的还有一个活动,那就是“百千万活动”。余仕芳说:“为这事,老宋至少和我们商量了4次。”

  第一次,老宋正在南阳市里开会,当时领导讲话说的是其他事,他就开起了小差:移民马上就要大规模开始了,感觉到有人思想上还没动起来,集中力也不强,怎么办?怎么形成一个氛围呢?当时,老宋就给他打电话,让想想怎么办。

  第二次,老宋正在县里开常委会,本来是说组织上的事,结果老宋抛出了这个话题,引起了常委们的极大兴趣,大家争相发言,最后主持人要总结的时候,还有两个常委要求再说两句。老宋立即又给他打电话,要他好好考虑考虑。

  第三次,老宋专门抽出时间和指挥部的同志一起研究,定下来初步的设想。

  第四次,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形成了最后的决定:在全县开展“百个英雄群体、千名先进个人、万家移民示范户”的评选活动。这项“百千万活动”主要是围绕“四年任务、两年完成”的移民迁安计划,动员全党、全社会积极投身于服务南水北调大移民中,鼓励群众自觉、主动带头移民,充分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在全县上下形成关心移民、支持移民、帮助移民、主动移民、率先移民的浓厚氛围。

  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本贵说,这项活动的开展,把各个单位、各个乡镇、各方人员的积极性都带动起来了,好多单位积极向指挥部递交请战书,要求战斗在第一线;县直单位的人员都积极要求参加应急队,服务在移民的最基层;妇联、共青团等单位本来没有分配任务,他们就自己跑到移民一线帮助群众、帮助工作队员,这当中涌现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谈起来这些事,作为副指挥长的县移民局长冀建成说:“老宋做的这些也许微不足道,很平凡,但移民工作就是细磨事,在平凡中积累、提炼,在实战中得到检验,平凡中见伟大啊!”

  他说,不管咋说,这些方法在实践中得到了印证,是有效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鄂竟平也说:“淅川县的这套移民系统为全国水利移民工作起到了示范作用,值得总结推广。”

  超倍“爱移民”

  “移民是关系到祖祖辈辈生存的大事,政府为移民找婆家,咱们是娘家人,要为移民争取最大利益,化解矛盾纠纷,安安全全地将移民送到新家。”

  仓房镇人大主席王贵恒说,这话是宋书记在全镇移民搬迁动员会上给全体乡村干部说的,实际他也是这样做的。

  他说,仓房人历经青海、湖北两次大搬迁,移民见多识广,要求标准也高。本次搬迁到辉县,开始是在山岗上定点建房,土地贫瘠。宋书记为移民撑腰,要求换点、调地,最终换到国道边建房,由薄地调整为黑土地。在建房中,为了移民,价格一压再压,但标准却没降低,6处不合格墙体扒掉重建,4处不合格钢筋拆了重换,3处不合格门窗也是重换的,还为移民争取到灶具、床、桌椅、电扇、米面等人均不低于1000元的生活必需品。搬进宽敞舒适的新居时,移民动情地说:“宋书记为移民操心、跑腿、磨嘴,真是咱的好父母官啊!”

  老宋却说:“啥父母官,我本来就是移民的儿子,不给移民办事,我愧对祖先。”

  仓房镇王寨村的凌师范今年68岁,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只有老两口在家。搬家那天,宋超帮助他把物品全部装上车才歇息。他拉着宋超的手说:“宋书记啊,我虽然有儿子,这搬家他也没回来帮我,你真比我儿子还亲!”

  王贵恒说,宋书记对移民的感情太真了,有时候心细到我们想都想不来。仓房镇的移民外出都要渡江,车辆和人员要轮渡到对岸。每次搬迁,宋书记都要亲自护送移民上船,而且组织人员手拉手围在船的四周组成人墙,他说:只有移民都安全到对岸了,我的心才能放下。

  大石桥乡乡长向晓丽说,宋书记心里对移民的爱,也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这些移民干部。

  今年4月,大石桥乡西岭村一些群众因为对安置地有点意见,多次组织人员拦车、拦路、围堵政府。4月20日,几百人将乡党委书记罗建伟、乡长向晓丽围堵在了乡政府,他们两个冒雨站在院子里,从早上一直到晚上整整八九个小时,不让吃饭,不让解手,还有人用伞尖、利器刺扎他们的身体。

  “那真是难忍啊。”向晓丽说,现在想想还后怕。宋书记得知情况后,一直坚持在现场给群众解释。他怕我们坚持不住,就对我们说,你们两个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能因为一句话不冷静激发大家的情绪,也不能因为一个举动不得当刺激大家的行为。

  “说心里话,有了宋书记的交代,我们心里暖呼呼的,知道该怎么做了,也知道宋书记的用意了,那是对移民群众的爱,顿时感觉他就像邻居家的大哥,好让我们感动。有了这种关心,我们多大的苦不能受啊,比起移民要远离故土,我们这点痛算什么呢。”

  司机周林说,移民过程中,摩擦可以说是经常不断,每当哪里有摩擦,宋书记就会出现在哪里,实际上他是怕移民吃亏。8月20日深夜下着大雨,盛湾镇鱼关村移民群众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就抬着棺材阻挡搬迁道路。接到信息后,宋书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再大的困难也要在21日天明前赶到鱼关村,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夜里12点到鱼关村后,他就找移民群众做工作,解释政策,说明原因。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后,他还帮助移民搬板凳,把横在路中间的棺材抬走。

  是什么让宋超对移民群众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呢?他说,一个百岁老人的眼神让我终生难忘:一天,香花镇王营五组的村民们正在忙着搬迁,一位叫王秀华的102岁老人一直在屋里烧火,我们去叫她,她也不出来,一问才知道她是在给大家烧开水。当我进屋看到她慈祥的面孔时,霎时感受到了她那感激的眼神,让我对这些默默奉献的移民有了无尽的感激和感动。

  今年搬迁过后的一个星期天,他在日记上写下了这样的话:忙碌了几十天,难得有一个清静的星期天,在家里真舒服,看着电视,不觉又想起来了移民。他们在那生活好吗?过得快乐吗?生产组织没有?

  11月18日晚上6点多,终于在办公室逮住了刚从乡下归来的宋超。问他怎么这么忙啊?他说,移民搬走了,库区怎么建,怎么保护?我们不能不考虑啊!党和政府交给我们的重要任务,我们哪敢懈怠一点点啊,“移民工作无小事!”

  明年,淅川县第二批移民还要搬迁走8.6万人,更大的任务在等待着他指挥,忙碌也在情理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仓房镇率先完成第一批南水北调移民迁出任务
下一篇:【百姓记忆】南水北调:千里移民为大家

淅川县仓房镇
版权所有:淅川县仓房镇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南阳网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