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淅川新闻 > 内容

淅川县大山深处的农电工
作者:李雪山   2018-01-12 08:52:02   来源:南阳晚报

  在豫鄂交界处的深山区淅川县盛湾镇大干街村,有一位六旬农电工,常年奔波在山村的旮旮旯旯,维护线路,从事电力服务,被村民们誉为“大山深处的光明使者”。他叫刘书杰,已经61岁了,当农电工22年。
  
  当上农电工
  
  1995年5月,大干街村村民得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村里要通电了。这儿是深山区,用电是村民们盼了很久的事!当时全村200余户人家分居在一条七八里长的狭长深山谷里,仅有一条不足5米宽的坑坑洼洼的石头路与外界相通。路难走,电线路更难排布,因此造成该村用电难问题。
  
  在县电力部门和镇、村两级的努力下,该村于当年10月用上了电。村里通了电,选聘农电工成为摆在村“两委”和镇供电所面前的首要问题。刘书杰因掌握“电力知识”被“相中”。经过简单的培训,他很快就走马上任了。
  
  上岗后的刘书杰,负责维护村里的电线,每月底负责抄电表,替镇供电所代收电费,为村民们从事用电服务。这期间,他又购买了打面机、粉碎机,为村民们打面、加工饲料赚个加工费。平时种田、养猪牛羊,勤劳,让他的日子渐渐好起来。其间,有人顶替刘书杰干了几个月村电工就“撂挑子”不干了。原来干农电工耽误农活不说,还要经常垫付电费,而且,村民们谁家的用电出了问题,都得农电工去解决,有时,一个上午都在帮村民修电路……做这些琐事,无报酬,还得有耐心,干了才知道这农电工不好干。村里不能没有电工呀!村委会和镇供电所又一次找到了刘书杰,在大家劝说下,刘书杰再一次干上了农电工。
  
  干好农电工
  
  山村农电工不好干。除了线路长、电损大外,夏天,刘书杰要扛个梯子,拿上砍刀和一根一头绑着镰刀的长竹竿,满村跑着砍树枝,以防树枝挂着电线而跳闸停电;雷雨天,他还要跑到距家3公里外的村电房去拉闸关电,等风停雨歇后再去送电。平时谁家的电灯不亮了、电线断了,或者是要换个电闸、接个电线什么的,只要喊一声,他就丢下手头的活,赶紧去给村民帮忙。
  
  妻子潘荣娃经常埋怨他,说当这个农电工“跑断腿、忙死人、耽误活、不挣钱”。2003年6月的一天,正是割麦的“焦麦头”天,家里割完的小麦还没有垛好,天气突变,电闪雷鸣,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别人家都是男女齐上阵,合力把麦垛好,用塑料薄膜盖住,而他家只有妻子抹着眼泪一个人冒雨忙,才垛了一半儿,剩下的都淋了雨。这个时候,刘书杰在距家7公里之外的一个电工房值班。他坚守电工房,那是一个农电工的职责。
  
  2009年8月,他在镇上电力服务队服务移民搬迁工作。不想母亲却在这个时候患面部神经麻痹症。他一声不吭,没有告诉领队,只是嘱咐妻子带母亲看病,照顾母亲,他一直忙到移民搬迁完才回家。
  
  妻子多次劝他辞了这个职,可刘书杰总是说:“咱不干,村里就没电工了。万一线路出了问题,全村都得黑灯瞎火。再说了,咱不是会这一行嘛!” 就这样,刘书杰在农电工的岗位上坚守下来了,由当初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干成了经验丰富的“农电”老人了。
  
  近年来,由于该村外迁和在县城买房的村民越来越多,该村常住人口仅剩下22户93人了。全村每月电费只有三四百元,还没有平原村庄一个村民小组的用电量大。在按用电量多少计酬的管理模式下,刘书杰每月的工资是少之又少。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县城买了房,让他去安享晚年,可他硬是舍不得自己的这份农电工职业。
  
  2016年11月,年满60岁的刘书杰从农电工的岗位上退休了,新安排的农电工居家离大干街村很远,刘书杰受托,经常还在干农电工这个“老本行”,义务为村民们服务。
  
  “大伙儿找我帮忙是信任我,给不给钱无所谓,甭管年龄多大,只要能爬得动,我都会为大伙儿服务的!”刘书杰乐呵呵地说。

相关热词搜索:淅川县 农电工 大山深处

上一篇:十万渠首农民吃上“生态饭”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
 乡镇街道导航:荆紫关 寺湾 西簧 毛堂 上集 龙城办 商圣办 金河 老城 大石桥 滔河 盛湾 仓房 马蹬 香花 九重 厚坡
 县直单位导航:民政局 第二人民医院 中医院 金戈利集团 质监局 淅水集团  楚都饭店 工商局 淅川县纪委监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