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抗日时期的河南淅川
作者:   2012-12-04 07:58:39   来源:

   我出生于一九一二年,抗日战争时期我是名英勇的八路军战士,曾参加过平型关大捷的战斗,历任解放军某部班长、副排长、排长职务,参加过徐州战役和和平解放北平的战斗,1951年,我又参加抗美援朝,在二十多年的战争生涯中,我亲自目睹了日军占领河南淅川的罪行: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至一七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妄图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变中国为日本的殖民地。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工农商学兵各界各族人民、各民主党派、抗日团体、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和海外侨胞广泛参加,进行了为时八年全民族抗战,终于赢得了抗日的最后胜利。
 
   河南地处中原,是日本东亚战略的重要侵略目标之一。八年之中,先后被日寇占领一百一十三座县城,全省仅有九县未陷敌手。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掠,推行野蛮的“三光”政策,给河南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十万流亡学生,没有了学校,也没有了家,到处成了漂泊者。
 
   我亲眼目睹,河南局部沦陷,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豫西却无异是一个油煎火烙的人间地狱:“水、旱、蝗、汤”是压在人民头上的四大灾难。黄河水患连年不断。一九四二年一场大旱,赤地千里,集镇人行林立,价格低下,五斤小麦买个男孩,二十斤小麦买个二十几岁的姑娘,人行道上,饿死者尸横遍地。接着,又是一九四三年、四四年,连续二年蝗灾,蝗虫蔽天遮日,落地达一尺厚,亲眼看到农民庄稼转眼间被啃得一无所剩,群众有的烧香拜佛,有的敲打铜铁器,以示快飞,离开此地,这样严重的自然灾荒,人民已经挣扎在死亡线上,大批灾民在逃荒讨饭,四处流浪无家可归,而国民党反动政府和汤恩伯匪军的横征暴敛、奸淫掳掠,却愈是变本加厉,逼得豫西人忍无可忍喊出“宁教老日烧杀,不让汤恩伯驻扎”。尤其是汤恩伯的十三军更加无恶不作,人民恨之入骨髓,一见十三军就打,十三军就是被宛西人民打垮的。
 
   “七七”芦沟桥事变,抗战暴发,由于国民党军队在华北节节败退,日寇长驱直入,中州大地面临危机,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春,豫东、豫北的学校纷纷西迁入宛西的学校各地均有,仅淅川县就有:河南大学、豫皖鲁苏边区学校、开封师范、开封女中、国立一中、百泉乡师、商丘中学、潢川中学、汝南中学、淮阳师范、开封职业学校、周口联中、临汝中学、泌阳中学、陕县棉织学校、省立一小、省立十一小、开师附小、国立一中师范附小、三十二集团军子弟小学等,这些学校的学生,大部分家已沦陷,他们饱尝家破人亡、背井离乡之苦,抗日要求十分强烈,党为了动员广大学生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的洪流,派了部分中共党员和干部到宛西各校开展工作,有力地推动了抗日爱国运动的深入发展,经学校党组织介绍有的送往延安、太行和鄂豫边等其他解放区的党员和进步青年共31批,计152人。经过历次战争考验和锻炼,大部分已成为中共的高级干部,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均做出了一定贡献。
 
   日军于一九三八年六月六日占领开封,导致河南省政府迁入内乡县赤眉镇。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日军占领南阳,二十六日入侵方城县,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日军占领洛阳,一九四五年三月二十三日镇平失守,二十九日内乡被日军占领,三十日西峡失守,四月二日淅川县被日军占领。
 
   淅川地处豫鄂陕结合部,古为入陕通道,淅川的安危,对于当时作为抗日的后方西安至关重要。一九四五年三月日寇侵淅时。虽然已是强驽之末,但仍穷凶极恶,残杀疯狂,烧杀奸掳,无恶不作,给淅川人民带来了空前的浩劫。面对日寇侵略者的暴行,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斗争精神的淅川人民,没有被屈服,更没有被吓倒,他们勇敢的站起来和国民党正规军部队,淅川县地方民团,奋起抵抗,浴血战斗,终于迫使敌人始终滞留在毛堂、大石桥一线,终未能继续西犯,直至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在五个月的艰苦斗争中,淅川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生命财产代价。为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现将淅川抗击日军较大的几次战斗记述如下:
 
   一战雷峰岈

   三月三十一日拂晓。日军由吴家店偷渡淅水未遂,越愁斯岭又被六十二师丁团击回,次日上午八时许,改由张湾渡河,遂窜入篙坪一带,企图越过雷峰岈,向秧田进犯。民团司令陈舜德率部由县城赴大泉寺指挥作战,行至雷峰岈、马家湾等地与敌之主力相遇,激战开始,陈即传令属部,依山据险拼命奋战,战有四小时许。日军虽以炽烈炮火掩护,猛攻三次,终未能得逞,最后拆于干沟河,向江河、官田一带奔逃,陈司令一面派主力追击,一面急电六十二师师长鲍汝澧,驰赴官田、鹰嘴岈堵击。日军腹背挨打,伤亡惨重,随分两股,一股向清风岭,一股向毛堂,纷纷奔逃。此次战役,击毙日军约二十多人,击伤敌伪三十多人。
 
   二战清风岭

   四月五日傍晚,八十五军六二师师长鲍汝澧获悉日军一股轻骑兵窜往清风岭,意欲切断鲍师长退路,当鲍到达磨峪湾时,探知日军已占领清风岭制高点,鲍即令第一团两个连兵力占据西边最高山头,隔江掩护对面部队向清风岭攻击。四月六日黎明,战斗打响,第一团第一营为穿插分队,第二营为主攻分队,第三营为预备队,清风岭山下一个高炮营,不断的向山顶轰击,对岸部队也用重火器向日军阵地猛攻。霎时间,炮声轰鸣,山摇地动,清风岭上一片火海。但日军居高临下,攻击部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代价。当第二营攻至半山腰时,受到日军阵地手榴弹阻击,营长身负重伤,第四连长和第六连长相继阵亡,全营士兵损失惨重,当第一营两个连插入敌阵后准备与日军一个小分队交火时,又被山顶之日军发现。午后二时许,鲍师长命第三营强攻,至半山腰又被日军手榴弹加石头压下来。鲍师长指挥各连继续猛攻,第三营官兵连冲数次后,鲍师长率高炮营一个连也向上冲去,下午五时第三团援军赶到,杀声震天,很快冲上山顶,将日军全歼。此次战役,六十二师一个营长阵亡,排长以上军官牺牲四十八名,但守住了清风岭,使荆紫关转危为安。
 
   三战香花寨

   四月二十二日,日军汤泽部队,步骑八百余,附山炮五门,分三路绕武家洲,向香花寨进犯。马蹬民团白文西部,早布防山寨,极力奋战,日军以山炮猛射,分三路向寨垣连攻五次,白率部沉着应战,相持一日,日军未得进寨。次日黄昏将临,血战开始,日军又以炮火掩护,形成包围之势,向寨垣猛扑。白各属部,居高临下,枪弹齐发,势入秋风扫落叶。日军在民团密集火网下,连攻四次,皆遭惨败,日军酋长复纠残部,似作以最后挣扎。白部官兵越战越勇,弹尽后,继以石块,杀声震天,日军尸横山谷。汤泽见攻寨不下,又伤亡惨重,连夜率残部窜回马蹬镇。此次战役,击毙日军少尉队长河内春芳、翻译官梁仲德等四人,击毙四十余人。
 
   四战大泉寺

   四月二十六夜,日军三千余,附山炮六门,迫炮十门,分两路从大石桥出发,向民团根据地大泉寺突进。一路经四条岭,攻温家庄,威胁右侧,一路经虎池沟,北犯大石垭、威胁其左侧。民团司令陈舜德事前闻息,即召开紧急会议,筹谋固守。将第六纵队十七支队布防于大泉寺周围各制高点,待命出击。二十七日拂晓,枪炮声陡起,战斗异常激烈。日军上坂联队凭借重火器威力,以迫击炮、山炮及野炮集中向大泉寺附近各制点轰击。各路日军同时猛攻,民团司令陈舜德一边传令任太升率部坚守马山、大连峪等阵地,拼命痛击,一边派大队长李凤洲率领精锐部队及敢死队三百余名,冲向日军阵地厮杀,两兵相接,杀声震天,血肉横飞,战况之烈,厉次所无。激战至午后四时许,日军损失惨重率部逃窜于老军台、大华山一带。此次战役,击毙日军大队长矢野清真、上尉队长小西英吉、中尉赤藤、少尉高板垒三、大壕一部、敌兵百余人。铃木处长受重伤,收获日军豫、鄂、陕三省军用地图四百余张。
 
   五战五台岭

   五月十一日,日军吉松司令抽精锐兵力一千五百余,附山炮六门、迫击炮八门、分三路向五台岭、雷峰岈防线侵犯。日军途中放火烧毁民房无数,光焰烛天,并且高喊“踏平五台岭、铲除山狗子”(指民团游击队为山狗子)等口号。民团游击队杨嘉会获悉后,亲率赤民山、刘定文、罗荣耀、张绍洲等四大队民团,分别迎击,继而演成拉锯式激战。血战数日,拼命死守,日军无奈被迫向后转移。五月二十五日天黑,陈舜德司令调全民大队李俊三部,急驰增援,绕袭敌后,经战斗两小时,日军首尾不能相顾,始行溃退。民团又以地形热悉,各路同时反攻追击,终将五台岭防线各据点二次收复。日军吉松部遭到惨败,仓慌逃回丹江南岸兴华寺。此次战役,击毙日军中尉队长山本、喜真夫等三人,敌士兵二十余人。
 
   六战观音堂

    六月十二日,盘据马蹬之日军汤泽,抽各部精锐部队一千五百余人,骑兵一百二十余,附装甲车五辆,山炮两门,经檀山、北沟向观音堂进发。民团陈嘉舜、王级三、姬克信、李玉柱等四大队,布防于地藏寺、贾湾、姚湾一带,分头截击,拼命死战。当天夜里,兴华寺日军吉松部近千余人,渡丹江由县城分三路北犯,一路由上下王沟,经擅山、北沟、观音堂进发;一路由冢子坪,经蒿坪,向雷锋岈行进;另一路越愁斯岭,经姬家山,迂回张湾。民团司令陈舜德侦悉日军企图后,一面调陈舜志支队增援,一面令杨嘉会率赤、刘、罗三大队固守城北各据点,经过一阵撕杀之后,侵犯观音堂之敌汤泽部及吉松部一路向罗桥、张营一带逃窜。此次战役,击毙日军官田井义一、津田川崎二名,日伪兵二十余人。
 
   七战石门观

   十九日晨,日军吉松率三个联队及伪军计千余人,分三路向北侵犯,一路由县城越愁期岭,进姬家山、全店、后河、田庄一带,占领淅水以西各山头,与民团陈舜志、任英五等两大队先后接触,进行拼杀;一路由篙坪、石门观,向毛堂挺进;一路由马蹬、贾沟出发。沿途均遭民团截击追杀。二十日拂晓,该二路日军攻至锁河口、大泉寺等地与民团肖鸿运部相遇。双方激战一日,两下伤亡均重。当肖部推进至石门观时,又与进攻老君台、大华山之日军打响。由于当时石门观各险要山头,均为日军先期占据,情势危急,千钧一发,肖支队在各山头用密集机枪扫射,炮兵掩护,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此次战斗终因敌我力量悬殊,第三大队长李俊三、中队长陈治国、杨文源,分队长马西堂及士兵一百三十多名,皆壮烈殉国。此次战役,击毙日军指挥官七名,日伪士兵三百余人。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军在屡战屡败的情况下,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寄情淅川千字文
下一篇:泪别故土丹江口

  分享:
 乡镇街道分网链接:荆紫关 寺湾 西簧 毛堂 上集 龙城办 商圣办 金河 老城 大石桥 滔河 盛湾 仓房 马蹬 香花 九重 厚坡
 县直单位分网链接:民政局 第二人民医院 中医院 金戈利集团 质监局 淅水集团  楚都饭店 工商局